八年从业经验,有专业人员为您提供最佳注册方案,合理避税,享受园区优惠政策 全国免费热线:021-31009725
浦东公司注册 税收优惠政策
闵行公司注册 股份有限公司
上海注册指南 分公司注册
注册香港公司 注册BIV公司
注册欧洲公司 离岸公司知识
注册美国公司 注册英国公司
开发园区招商经济园区招商
上海风险投资 工业地产招商
全国开发园区 投资政策环境
外资公司注册
外资优惠政策
外资注册指南
今天:
manbet体育手机客户端

当前位置 >首页 > 商标代理 > 郎酒又要IPO!董事长称公司“不差钱”,但商标问题何时解?

郎酒又要IPO!董事长称公司“不差钱”,但商标问题何时解?

时间:2019-08-28 14:29来源:www.aljhome.com 作者:注册公司流程费用 字号:


金融 2019-8-28 11:44 字数:2130 原文链接

 

 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28日电 近日,郎酒IPO一事引起了市场关注,与此同时,其背后的商标隐患也再次暴露在公众视野。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目前,郎酒商标的持有人并非郎酒集团,而是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投资公司。对此,业内人士指出,商标归属问题或将成为郎酒上市途中最大的“绊脚石”。

  多次谋求上市的郎酒,能如愿以偿吗?

  “不差钱”的郎酒又要IPO?

  近日,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局(以下简称四川证监局)官网公布了《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》。情况表显示,拟上市主体为郎酒股份,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,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。也就是说,郎酒股份已经进入IPO辅导阶段。

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。来源:四川证监局官网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了解到,按照一般流程,拟上市企业在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公布之后,接下来还要经历保荐机构对企业进行上市辅导以及验收,后续流程还包括制度完善、材料申报、批文、路演以及上市发行等主要环节。

 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,拟上市企业在进入辅导期后,若无特殊情况,一般需要三年左右才能完成上市。

  不过,按照郎酒此前计划,其或将加速推进IPO进程。今年1月份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2019年工作规划中曾提到,新的一年,郎酒要扩产能、提品质,尤其是要顺利推进IPO工作,为实现2020年成功在主板上市做准备。

  而早在2018年7月,泸州市政府公布的《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(2018年-2020年)》也显示,到2020年,泸州市白酒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0亿元;郎酒成功上市,主营业务收入突破200亿元等。

  事实上,郎酒近些年一直在谋求A股上市。据了解,早在2007年时,郎酒就计划IPO,还成立了郎酒股份有限公司,但受企业规模、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,后来暂停了上市计划。

  2009年8月,郎酒再次恢复上市计划,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,但次年,该上市计划再度终止。

  8月20日,汪俊林曾对外表示,郎酒正在积极对接资本市场的力量,并称该公司并不存在资金问题,上市的目的只有一个,即借助社会的监督做一个透明的、开放的、对消费者负责的郎酒。

  郎酒上市,只是为了接受社会监督?

  “对于郎酒等白酒企业而言,生存并不是问题,但是要取得进一步发展,便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,其中最快的途径就是IPO。企业通过IPO进入资本市场,依托资本市场的推动,让自身的品牌、产品、渠道等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  朱丹蓬指出,郎酒定位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,某种程度上属于“傍大款”。“从品牌和市场的角度来看,郎酒的这种策略有利于其快速占领消费者心智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郎酒的“傍大款”并不仅仅表现在自身定位上。今年5月份,郎酒曾对青花郎酒进行集中提价,决定自2019年6月1日起,上调4款青花郎酒的单瓶出厂价,其中53度青花郎、度青花郎、39度青花郎(均500ml)的出厂价均上调79元/瓶,而53度大青花郎(3300ml)的出厂价将上调880元/瓶。据悉,郎酒还将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设为1500元/瓶,并计划在3年内通过6次提价来实现,直接对标茅台。

  不过,朱丹蓬提到,郎酒的产品战略不够清晰,除主打产品青花郎外,其他产品则相对比较混杂。“在当前时间节点下,郎酒需要考虑的是,公司的品牌打造、产品组合等如何匹配其IPO进程。”

  商标归属问题或是最大隐患?

  事实上,郎酒上市还面临一个较大隐患,即商标归属问题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郎酒始创于1903年,后因陷入巨额亏损,于2001年被泸州市政府改制,交由汪俊林经营,但其并未获得郎酒的商标所有权。

  8月27日,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,目前郎酒的商标所有权仍由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久盛投资”)持有。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截至2019年8月25日,久盛投资共申请了580件商标,包含“郎酒”“红花郎”“青花郎”等。

久盛投资所持有的部分商标截图。来源:中国商标网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久盛投资目前共有两大股东,即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和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,前者持股80%,后者持股20%。

  而据媒体报道,2010年,汪俊林控股久盛投资,不过根据当初的对赌协议,汪俊林只有把郎酒做到营收120亿元时,才能100%持有郎酒商标。数据显示,2011年,郎酒营收突破100亿元,2012年又持续保持这一水平。之后几年,郎酒营收有所下滑,2018年才重返百亿阵营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商标归属问题或将成为郎酒上市途中最大的“绊脚石”。

  “郎酒的商标归属问题是其致命的隐患,在监管趋严背景下,势必会影响到该公司的上市进程。”宋清辉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  朱丹蓬也提到,郎酒的商标归属尚不清晰,将对郎酒IPO带来一定负面影响。“不过,这个问题应该在短时间内可以解决,届时郎酒IPO便可以进入一个正常的审核程序。”朱丹蓬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同样定位酱香白酒的国台酒业也在加速推进上市计划。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国台酒业已先于郎酒进入上市辅导阶段,并计划于2020年3月递交IPO材料。若国台酒业抢先登陆A股,郎酒成为“酱香白酒第二股”的愿望恐将落空。


金融 2019-8-28 11:44 字数:2130 原文链接

 

 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28日电 近日,郎酒IPO一事引起了市场关注,与此同时,其背后的商标隐患也再次暴露在公众视野。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目前,郎酒商标的持有人并非郎酒集团,而是一家具有国资背景的投资公司。对此,业内人士指出,商标归属问题或将成为郎酒上市途中最大的“绊脚石”。

  多次谋求上市的郎酒,能如愿以偿吗?

  “不差钱”的郎酒又要IPO?

  近日,中国证监会四川监管局(以下简称四川证监局)官网公布了《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》。情况表显示,拟上市主体为郎酒股份,辅导备案日期为2019年8月16日,保荐机构为广发证券。也就是说,郎酒股份已经进入IPO辅导阶段。

郎酒股份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。来源:四川证监局官网

  中新经纬客户端了解到,按照一般流程,拟上市企业在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公布之后,接下来还要经历保荐机构对企业进行上市辅导以及验收,后续流程还包括制度完善、材料申报、批文、路演以及上市发行等主要环节。

  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告诉中新经纬客户端,拟上市企业在进入辅导期后,若无特殊情况,一般需要三年左右才能完成上市。

  不过,按照郎酒此前计划,其或将加速推进IPO进程。今年1月份,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在2019年工作规划中曾提到,新的一年,郎酒要扩产能、提品质,尤其是要顺利推进IPO工作,为实现2020年成功在主板上市做准备。

  而早在2018年7月,泸州市政府公布的《泸州市千亿白酒产业三年行动计划(2018年-2020年)》也显示,到2020年,泸州市白酒主营业务收入突破1000亿元;郎酒成功上市,主营业务收入突破200亿元等。

  事实上,郎酒近些年一直在谋求A股上市。据了解,早在2007年时,郎酒就计划IPO,还成立了郎酒股份有限公司,但受企业规模、经营业绩以及经营状况等因素的影响,后来暂停了上市计划。

  2009年8月,郎酒再次恢复上市计划,并被四川省金融办列入2009年四川省重点上市培育第一批企业名单,但次年,该上市计划再度终止。

  8月20日,汪俊林曾对外表示,郎酒正在积极对接资本市场的力量,并称该公司并不存在资金问题,上市的目的只有一个,即借助社会的监督做一个透明的、开放的、对消费者负责的郎酒。

  郎酒上市,只是为了接受社会监督?

  “对于郎酒等白酒企业而言,生存并不是问题,但是要取得进一步发展,便需要借助资本的力量,其中最快的途径就是IPO。企业通过IPO进入资本市场,依托资本市场的推动,让自身的品牌、产品、渠道等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阶段。”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  朱丹蓬指出,郎酒定位中国两大酱香白酒之一,某种程度上属于“傍大款”。“从品牌和市场的角度来看,郎酒的这种策略有利于其快速占领消费者心智。”

  值得一提的是,郎酒的“傍大款”并不仅仅表现在自身定位上。今年5月份,郎酒曾对青花郎酒进行集中提价,决定自2019年6月1日起,上调4款青花郎酒的单瓶出厂价,其中53度青花郎、度青花郎、39度青花郎(均500ml)的出厂价均上调79元/瓶,而53度大青花郎(3300ml)的出厂价将上调880元/瓶。据悉,郎酒还将青花郎的目标零售价设为1500元/瓶,并计划在3年内通过6次提价来实现,直接对标茅台。

  不过,朱丹蓬提到,郎酒的产品战略不够清晰,除主打产品青花郎外,其他产品则相对比较混杂。“在当前时间节点下,郎酒需要考虑的是,公司的品牌打造、产品组合等如何匹配其IPO进程。”

  商标归属问题或是最大隐患?

  事实上,郎酒上市还面临一个较大隐患,即商标归属问题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郎酒始创于1903年,后因陷入巨额亏损,于2001年被泸州市政府改制,交由汪俊林经营,但其并未获得郎酒的商标所有权。

  8月27日,中新经纬客户端查询中国商标网发现,目前郎酒的商标所有权仍由古蔺县久盛投资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久盛投资”)持有。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截至2019年8月25日,久盛投资共申请了580件商标,包含“郎酒”“红花郎”“青花郎”等。

久盛投资所持有的部分商标截图。来源:中国商标网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久盛投资目前共有两大股东,即四川郎酒股份有限公司和古蔺县国有资产投资经营公司,前者持股80%,后者持股20%。

  而据媒体报道,2010年,汪俊林控股久盛投资,不过根据当初的对赌协议,汪俊林只有把郎酒做到营收120亿元时,才能100%持有郎酒商标。数据显示,2011年,郎酒营收突破100亿元,2012年又持续保持这一水平。之后几年,郎酒营收有所下滑,2018年才重返百亿阵营。

  业内人士指出,商标归属问题或将成为郎酒上市途中最大的“绊脚石”。

  “郎酒的商标归属问题是其致命的隐患,在监管趋严背景下,势必会影响到该公司的上市进程。”宋清辉向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。

  朱丹蓬也提到,郎酒的商标归属尚不清晰,将对郎酒IPO带来一定负面影响。“不过,这个问题应该在短时间内可以解决,届时郎酒IPO便可以进入一个正常的审核程序。”朱丹蓬表示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同样定位酱香白酒的国台酒业也在加速推进上市计划。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,国台酒业已先于郎酒进入上市辅导阶段,并计划于2020年3月递交IPO材料。若国台酒业抢先登陆A股,郎酒成为“酱香白酒第二股”的愿望恐将落空。


(编辑:誉胜商务)

相关新闻看看有没有你关注的>>